都说茫茫人海中

德兴历史网 2020-01-21 22:02:27

都说茫茫人海中,能够相遇真的是种缘分。就像她,在那么多的工作中,我却偏偏找上了她。
最近两年中,我的命运就像是被扛在跷跷板上一样,而且还是低下去的那一边,始终都起不来。
这一年,我已经连续找了好几份工作了,却始终不如意。好友说让我好好休息一年,说实话,我当然想了,可是经济资源哪里摄取啊。别说是一年,就连一个月的时间,都足以让我山穷水尽了。
疲劳的我似乎注定了要成为一个人间游魂,白天夜晚的找工作。
终于,我找到了一份工作,是在夜店包房给人当服务员,也就是负责给客人点酒上酒外加包房卫生服务的工作。这份工作虽然辛苦,可是对于找工作屡屡失败的我,真的算是一种极大地安慰。而且,我喜欢这里,这里有音乐,我的灵魂就是在面试第一次的时候,跟着音乐的节奏鼓点上下起伏着。于是,我爱上了这份工作。直到真的融入这个环境中,我才感到了,自己是多么的幸福。
可能是夜场的缘故,这里,总会出没数不清的美女。那一个个大眼妹的水蛇腰,直看得我的那帮兄弟们口水倒流。也许,这也正是女人的魅力吧。在男人面前,女人总是喜欢展示自己的上半身,而最终目的,其实还是想夺得男人们对自己下半身的无穷幻想。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美女看多了,在两个美女的追求后,我却偏偏注意上了那个经常躲在角落一言不发的女人。
她叫佟阴,相貌普通,左脸有一块烧伤留下的疤痕。她身材矮小较瘦,深深地锁骨一目了然的挺立在颈下,真可谓瘦骨嶙峋。她好像有自闭症一样,从不与陌生人搭话,目光也是,从来都不会去看谁,神色永远都是那么空洞。就连我这个众美女吹捧的大帅哥停在她面前,她竟依然无动于衷。我的自尊心啊,竟然在这样一个如此普通的女人身上受到了强烈的挫败。
后来我还是主动问了她为什么会叫这样一个名字,听起来总是感觉怪怪的。她的回答如此简单,姓佟,阴天出生的。
听了她的回答,我顿觉好笑,为了可以多和她讲话,我俯下了比她高出一头多的身躯,继续问她:“那我还是晴天出生的呢,取名该怎么办?”让我没想到的是,她竟然转身走开了。不远处的哥们看到这情景,也都开始发笑。我绯红了脸,努力走过去继续工作。一个哥们开着玩笑说:“那女的又瘦又矮又丑,你又瘦又高又帅,正合适。”我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心话,还是在取笑与我。
之后的日子,佟阴竟然彻底出现在这里。原来,她经人介绍,竟然也来这里工作了。她是咨客,负责把外来的客人带进来,于是,我们成了同事。工作的她仍然没有任何改变,做好自己的手头工作,却从来不会多说一句话。我真是头一次见这样的女人,人活着,怎么可能不说话,除非她是个哑巴。可是,她不是啊,面对客人的时候,她也会对包房做个简单的介绍,然后再将客人引进需要的包房内。
终于有一天,在她把客人带进别人的包房之后,我又忍不住好奇的问她:“我说过我是晴天出生的该怎么取名字?那天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她只是目光低低的看着我的双腿,绕开向门口走去。我的余光再次看到了同事们带笑的脸,难道我堂堂一个七尺帅哥,还要丢脸不成。于是,我两个箭步,就拦在她面前。她左右挪步,我都狠狠地挡住了去路。我想,也该让我挽点面子回来了。我靠上前去,望着她头顶,也开始装冷酷,不说话。她终于把头栽到我胸前,我满心自豪,我就说嘛,目前还没有本少爷腐掠不到的女人。我伸手去楼她,没有到胸口忽然一阵剧烈的疼痛。我‘哎呦’一声,蜷缩着身体。她还是绕开头也不回的去门口了。我手捂着胸口,洁白的衬衫上隐隐渗透出红色的液体。我的手感觉黏黏的,原以为同事会过来帮帮我,没想到抬头看时,却没有一个服务员。我晦气的郁闷着怎么这个时候都进包房服务了。于是我躲进自己分配的包房里,打开了昏暗的工作灯。我走进洗手间,掩上了门锁。对着镜子,我发现自己原本帅气的脸,自从来这里工作之后,就越来越灰暗。不过我知道,在夜场工作的人,迟早都会出现黑眼圈,面色灰暗枯黄等现象。我忍痛轻轻解开了衬衫扣子,看到胸脯上,是一个将近两厘米的大口子。这个死女人,不但咬伤了我的肉,还狠狠地撕扯下了一块皮。鲜血顺着碎烂的皮肤毛孔细密的涌出来,一股一股的。擦干了又出来。我急忙揪下一块大大的卫生纸糊在上面,一股剧烈的疼痛霎那包住了全身。我口中忍不住发出‘咝咝’的喘气声。
这时,头上隐隐传出一阵抽泣,像是个女人在哭。我顿时毛骨悚然的抬起头,上面,是空荡荡的石壁,什么也没有。或许是自己失血了吧,出现幻觉了。我心跳剧烈,在静寂中甚至发出了‘咚咚’声。我缓缓低下头,竟发现胸口的伤处抚着一双白得如纸一样的手。我吓得连连后退,后背撞在墙壁上剧烈的喘息。再看时,哪里有什么手。胸口上,只有我自己的手和卫生纸,只是血已经染红了白色的卫生纸,变成了红色。
这一夜,我失眠了,伤口一阵紧似一阵的疼痛难忍。望着漆黑的天花板,我思索着白天发生的事情,心里又是伤心又是难过。都是这个女人,害死我了。可是我发现,想到她,我却是怎么也恨不起来。我甚至有些想她,想旁边空荡荡的位置,如果是她,该有多好。不知过了多久,我昏睡过去了。
梦里,我又梦到了她。她微笑着对我说:“嗨,我是佟阴,我是阴天出生的。我出生的时候,天空阴得像黑夜,伸手不见五指。随后,她的微笑转成了冷笑。口中却继续着那句不变的话,我是佟阴,我是阴天出生的。我出生的时候,天空阴得像黑夜,伸手不见五指……我心里越发慌张的看着她,那张脸开始扭曲,开始腐烂,烂得成了碎肉,分不清五官了,我吓得连连后退,她却缓慢的迈着步子,朝我走过来。她那碎烂的肉上,不知什么时候渗出了无数的蛆虫,来回翻滚,不停蜷缩着。不时还有血水从中渗出来,黏黏的流淌着。她左脸烧伤的痕处,肉碎得像是饺馅儿机搅碎的生肉,还掺杂着浓浓的血液。我吓得浑身发抖,一阵猛烈的挣扎,我醒了。我瞪大了眼睛,整个房间漆黑一片,只有窗外渗透进来黯淡的月光。我全身早已被冷汗所湿透了,微一动弹,一股细小的凉风钻进血液里,使我仿佛置身于寒冷的荒地。我猛地蒙上了被子,我怕,我竟然有些怕她了。这到底是爱她,还是怕她,真的有些分不清了。
直到第二天晚上天黑了,我也该上班了。路上车水马龙,人们都在匆匆的往家里赶。这时前面忽然传来一声急锐的刹车声,很快,那里围了很多人。又是一起交通事故,我遗憾的看着肇事者的车轮子下面被拖出来的血淋淋的女人。天啊,我全身的骨头仿佛碎裂一般,我不敢相信这是事实,怎么是她,佟阴。她,出车祸了。她的样子和昨晚梦里的情形有些许相似,都是一脸一身的血。看着她被两个人抬上了救护车时,她那双空洞的眼睛忽然睁大朝着人群中的我投射过来,我全身一个凛冽,险些栽倒在后面的公交车面前。
她走了,终于被拉走了。人们渐渐的走开了,似乎热闹看尽,路人就都感觉没什么新鲜娱乐性了。
我像个傻子一样呆立良久,才急忙看了看手腕上的表,遭了,我急速的骑动自行车,赶往工作的地方。到了之后,我彻底崩溃了,我心脏收缩,全身冷血倒流。门口,佟阴一如既往的站在那里,等待着客人。她的对面,是另一个女孩,此刻正笑呵呵呵的玩手机。我真不知该怎样走进去,怎么才能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这时,佟阴的目光锋利的向我看过来,神色如一道冷风瞬间穿透我的血管。不知道为什么,极度恐惧的我竟然看着她。她的目光中有一丝血红一样的惨淡血光,瞬间,血红化为乌有,渐渐成了正常人的灰黑色。
这一晚,我是在恐怖中工作的。客人进包房后,我是开着门点酒水的。点完了,我急速的跑出去上酒,之后就再也没有勇气进去做任何服务了。我祈祷快点下班,可我又怕下班的路上自己一个人该怎么回家。看着盼望已久下班的时间接近了的时候,我却更加恐惧了。
一路上,我只低头死死地盯着自己被昏暗街灯倒映前前后后来回互换的修长的影子,始终不敢抬头。
“我知道你喜欢我了,别骗自己。”后面忽然传出来这么一句话。
我猛地停下来,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你、你是、是谁……”
“我姓佟,是阴天出生的。你忘了?”她回答。
听到她的回答,我已经不像从前那么兴奋了。我被全部恐惧笼罩着,吓得双腿发软,颤抖。
片刻,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回过头,但我还是没敢直视她。我怕看到她的样子,我怕眼前的一切真实坦露在面前。
这时,佟阴缓缓说道:“其实我知道你喜欢上我了,就像我,也喜欢上你了。”
我急忙开口欲阻止她,我想说我没有,没有喜欢你。可是不知为什么,张开嘴后,我却吐不出半个字。
佟阴继续道:“人鬼殊途,阴阳相隔。我知道你怕我。一天前我已经给你看了我的结局……我,是因车祸而死。”
我点了点头,心里有些抓狂。
她继续道:“其实我从前,是个十分开朗的女孩子。后来,我和一个男孩相爱了。我们爱的很深、很深。我把自己能交出的一切都给他了。可是,后来我才知道,除我之外,他还有别的女人。而那个女人,竟然是我的亲妹妹。我痛不欲生,于是,我想到了死。所以,在一天上班的路上,我开着电动车故意走到汽车前面。就这样,我被送进了医院,抢救无效,而死亡。我左脸的伤疤,是肇事汽车的油烧的。”
我的心似乎有些平静了,不知是习惯了恐怖还是其它什么原因。我竟然低头问她道:“你好傻。”
她苦笑,叹道:“我以为我可以解脱,可是没想到,人死了,脱去的是肉体。灵魂,仍然会清晰的记得所有的事,从而更加痛苦的饱受折磨。直到、直到,我遇见你。你身上,有他的影子。不同的是,你不是一个见异思迁的男人。”
我问道:“你为什么、为什么这么认为。你怎么就能,相信我……”
她果断的回答道:“我已经死了。人间的一切,我自然一目了然。”
不知哪来的勇气,我竟然慢慢的抬起头看她。
怎么可能,她是佟阴,没错,是她。她不是,不是一个丑陋的姑娘吗?此刻我眼前的她,真可谓沉鱼落雁,闭月羞花。那明目皓齿、淡扫峨眉、清艳脱俗,活脱脱一个小说中的人物。
难道,我看穿越看多了,还是,得了幻想症了。怎么,怎么这么离奇的事情竟然发生在我的生活里。看着她向我浅浅的微笑,只是含有些许的苦涩。
一时间,我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我上前,与她四目相对:“对不起,但请你相信我,我不是因为你的美貌而动容。我,我真的爱上你了,只是我自己,一直都没有发现。”
佟阴淡淡的笑着问着:“真的吗?我怕欺骗。”
我胸有成竹的肯定道:“生死不离,如果可以,我陪你去死。”
她急忙用手掩住了我的嘴,这一刻,我体会到了真正的感情。我怔怔的望着她,她的眼底洋溢着泪水,是不是幸福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可以,我愿意陪着眼前的这个女鬼去死。
第二天晚上,工作的地方忽然变成了废墟。据新闻报到,这里失火已经一个多星期了。可是我,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我前两天还在这里工作啊。
后来,佟阴告诉了我。这里的人早就死了。开这家夜店的人,是她们的老大,说白了,也是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她同佟阴一样有着感情上的伤痕,若不是佟阴对自己的一再围护,怕是我也早就成了孤魂野鬼了。
之后的日子,佟阴带我见了她所谓的老大。那同样是一个受过感情创伤的美貌女子,负她的人是谁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是不会负了佟阴的。
之后的几天里,我和佟阴快乐的生活。直到那天,我穿着笔挺的西装,佟阴一身白色长纱裙,周围多了很多很多的鬼魂。
老大问我:“你真的愿意娶佟阴为妻吗?你要知道,她不是人,你不是鬼,人鬼殊途,阴阳相隔……”
我打断老大的话,道:“深情万丈填沧海,朝夕相处不分开。”
那一刻,我们相拥、亲吻,她的泪水滴落在我的额头。
忽然,她的影子涣散,不,是她们的影子涣散了。
佟阴,佟阴,她清秀美丽的影子在我面前渐渐消失。
瞬间,我忽然看到落花,花落得无意无声,而落花,让我终于悟到了,什么叫做轮回,又为什么要轮回。
我要等,我该怎么等待,我在等待什么?
佟阴,你去了哪里?我什么时候,才可以等到你回来……
从此,我将与风同眠,与酒同醉,而佟阴,我的妻子,你,又将何处。

共 47 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又一个玄幻描写,又一个蒲松龄。作者以包间服务员的身份,描写了一个“人鬼殊途”的故事。虽然故事属于荒诞一类,但留下的“车祸”“火灾”之类的安全警示时刻鞭笞着人类的灵魂,文章还有一个最大的亮点就是无论人、无论鬼都有爱,都生活在情爱的氛围中。爱的情思缠绕着,组成了“阴”“晴”世界。另外,作者语言很有特色,请欣赏:“最近两年中,我的命运就像是被扛在跷跷板上一样,而且还是低下去的那一边,始终都起不来,”“在男人面前,女人总是喜欢展示自己的上半身,而最终目的,其实还是想夺得男人们对自己下半身的无穷幻想”。文章很会设计时空跨越,结构、逻辑都安排得很合理。欢迎跟帖,推荐阅读!推荐精品!【老笨熊李春胜】【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012801】
1 楼 文友: 2012-01-16 08:41:19 我先跟帖,好! 李春胜,教师
回复1 楼 文友: 2012-01-16 14:45:02 感谢编辑,辛苦了!
2 楼 文友: 2012-01-20 17: 9:50 拜读学习佳作!提前祝福过年好!吉祥顺意永抱! 流浪汉。五十年代末出生,壮族,插青,公务员。系广西民间文艺家协会员文学创作协会作家诗人,中外散文诗研究会中国当代诗歌协会会员,有千多件作品在全国各地报刊发有 0多件作品获奖;出版个人专集2部……
 楼 文友: 2012-01-22 12:41:01 除夕将至
新年来临之际
祝朋友
一切顺利,
再创佳作 写手、长篇小说编辑。qq750 67789
回复  楼 文友: 2012-01-25 22:49: 7 新年再创美好哦!血管堵塞心梗吃通心络可以吗
湛江白癜风医院
包头妇科医院地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