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邪君 第三章 再见于琳儿

德兴历史网 2020-01-22 00:09:11

绝世邪君 第三章 再见于琳儿

satmay3116:06:36cst2014

“什么?阻拦邪魔?”

秦石惊讶下,他怎么也没料到,他的父亲,竟然要他去阻拦邪魔。暂且不说自己灵脉尽断,只是个废人,就算是灵脉尚在,也根本不可能啊。

邪魔是何等存在,这简直就是送死的行为。

惊愣的不止是他,连琼淑瑶、柳颜冰也同样如此。

“老爷子,你疯了?难道你想害死石儿?”琼淑瑶拉住秦天擎,赶忙惶急的问句。

却不想,秦天擎根本不顾琼淑瑶的哀求,目光凝视在秦石身上:“怎么?不敢了?害怕了?就这,还口口生生说是我秦天擎的儿子?”

“我去。”

秦石忽然回应。他拳头攥紧,冷笑的想:“邪魔又能如何?如今我已是废人一个,与其这样的苟活于世,倒不如去做出点惊天动地的事,说不定死了,还能名垂千古。”

“石儿……”

琼淑瑶吓坏了,赶忙焦急的跑上前,一把拉住秦石,劝说道:“石儿,你别听你爹的,你留下……”

“娘……”

一字娘,充满了温情与自悔,秦石转过身,决绝的望着自己的母亲:“我心意已决,我是秦天擎的儿子,我惹出来的祸,就该由我亲自来弥补。”

秦石留下话语,就欲转身离开。

“石儿!”这时,秦天擎忽然开口。只见他在胸口蹭了蹭,掏出一个檀木匣子,朝秦石抛去:“这檀木玉盒,乃是曾经供奉崩玉之物,当中侵染了崩玉的气息,对邪魔之物,有些压制的作用。”

秦石接住匣子后,傲然的点点头,朝着秦家后山走去。

这一去,他已视死如归。

“老爷啊,你疯了?你怎么能让石儿去招惹邪魔,难道你忘了一年前后山的景象了?”琼淑瑶见拦不住秦石,焦急的冲秦天擎喊道。

秦天擎望着远走的秦石,许久才哎叹了声:“这是他的劫难,一切就看他的造化了,邪魔现世,必将易主,我秦家的使命,不能在我这辈断送了。”

……

秦家,荒镇上的三大家族之一,坐落在荒镇北角。

秦家的后面,有座高耸入云的山峰,邪魔就被封印在此。

离开家后,秦石抵达到秦家的后山。这里如柳颜冰所说的那般,已被邪魔侵染,方圆百里寸草不生,成为了荒诞的废墟。

“好强烈的煞气。”

他刚走进后山,就看见山峰的顶端,弥漫着黑色的云雾。

这些云雾中,充满了强烈的煞气,竟然能够扰人的心智,让秦石的心神,都开始有些浮躁。

“秦家自古,就是为守护崩玉,镇压邪魔而存在。可这邪魔究竟是何方神圣,却从来没有人知道。如今倒好,临死之前,就让我来瞧瞧这邪魔的真面目吧。”

秦石抱着必死的心,忽然释怀的想道。抬起脚就朝着山峰走去。

但还没走出几步,忽闻一声熟悉的婉转回音,让他不禁打了个哆嗦。

“白大哥,这邪魔,最近越来越暴躁,估计至多半月,就会卵化而出了吧?”一声如天籁的声响,从半山腰的位置响起。

秦石闻声,猛的惊颤下。

他顺着声响望去,只见半山腰的位置,站着两道身影。刚才开口得,是名美若天仙的女子,女子正依偎在一名白色旗袍的男子怀中。

“于,于琳儿……?”

没错,这女子,就是于琳儿,毁掉秦石一生的于琳儿。

“确实,这邪魔,不定因素太多,宗主已经下达命令,若是再找不到崩玉的使用方法,就只能将它扼杀在摇篮里了。”那白袍男子说着,流露出丝惋惜之色。

于琳儿嘟嘟嘴:“那岂不是说,白瞎我当初对秦家小废物浪费的感情了?”

“呵呵,这也没有办法,琳儿放心,白大哥会好好弥补你的。”白袍男子,淫邪的笑声,拦着于琳儿的手,还不忘狠狠在那丰满的臀部捏上一捏。

“讨厌啦~!”于琳儿发出声娇嗔。

听闻两人的对话,秦石的指甲,扣在掌心里,气愤的暗骂:“好好好,好个于琳儿,说我浪费你的感情?也不知道当初是谁,在我的床上****的**?”

“真是瞎了狗眼,我怎么会看上你呢?”

“当初在我面前,装的善良淳朴,却不想竟是个人尽可夫的臭**。”他的心中,正在滴血:“想我秦石,也算是穿过百花,摘过野草,最终竟然栽在你的手上!”

还以为是真爱,却未曾想,到头来,自己竟被玩弄于她的鼓掌之中。

“好对狗男女,我秦石记下了。”秦石攥紧拳头,早从之前的事上,就能看出他的心性极端:“你们想要掌控邪魔?我秦石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得逞。”

咔嚓!

可这时,脚下打滑,秦石突然踩在一支干枯的树杈上,引起声脆响。

“什么人?”

听见声响,于琳儿两人回头,朝着秦石怒吼声。

秦石见状,暗骂不好,拔起腿来就朝山峰上跑去。

“哼哼,想要跑?门都没有。”于琳儿和白袍男人,同时朝着秦石追击过去。

秦石没跑出多远,眼前已经是黑雾弥漫。

这黑雾当中,充满了强烈的煞气,让人不敢轻易接近,只能够停下身来。

“嘿嘿,无路可跑了?”

两人这时,已经追击上来,白袍男子满脸鄙夷的道。

“白玉汤?是你?”秦石回过头,看清白袍男子的面目后,拳头一下子攥紧。

这个白袍男子,名为白玉汤,焚天宗的弟子。秦石绝对忘不了,一年前的时候,就是这个白玉汤,断了他的灵脉,让他再也不能修炼。

“呵呵,我当是谁,原来是秦家的小废物?”

白玉汤见到秦石,不屑的冷笑声,旋即朝山峰上指去:“小废物,前面就是邪魔笼罩的范围,没有镇邪崩玉,常人进入其中,马上就会被腐蚀成白骨,你倒是继续跑啊?”

听闻此话,秦石转过头瞧眼,瞬间倒吸口冷气。只见他身后的位置,布满了皑皑白骨,有人的,有荒兽的,样子都异常凄惨。

“好残忍的邪魔……”他心中暗自想道:“邪魔的恐怖,虽说早有耳闻,但如今亲眼所见,这强烈的视觉冲击,还是让人惊悚啊。”

“小废物,我问你,刚刚你听见什么了?”白玉汤耸动几下肩膀,朝秦石逼问句。

秦石被逼到死路,反而坦然不少,冷笑道:“听到了什么?呵呵,你不想让我听到的吧,本少偏偏都听见了,你想让我听到的呢,本少可是一字也没听到啊。”

这话分明就是挑衅。

“不知所谓,你找死。”

白玉汤大怒,抬起手聚集起灵气,朝着秦石的面门就欲轰击下去。

轰隆!

秦石心头大惊,还没反应过来,灵脉尽断的他,直接被击飞出去,倒在地上连连打了几个滚。

“咳咳~!一拳,我都给你们记着。”

“记着?记好了,我现在就送你去地府,下辈子记得来找我偿还。”白玉汤,一个箭步,再度窜上前,明显动了杀机,脚尖抬起后,朝秦石的脑袋狠狠踢下。

这时,于琳儿突然上前,拉住白袍男子:“白大哥,且慢,别杀他!”

白玉汤皱下眉:“怎么,难道你对他,还留有旧情?”

秦石也是楞下,他没有料到,在这个时候,于琳儿竟会替他求情。他的脑海中,甚至还闪过无数可能,甚至还幻想过,一年前的事,于琳儿也是受到了什么逼迫。

但是这些幻想,都在下句话,被生生打破。

“白大哥,这是什么话,留有旧情?我对他这种街头乞丐,能有什么旧情,就他这怂样,也想吃到天鹅肉?”于琳儿用嫌弃的目光,瞥了秦石,奉承的朝白袍少年道:“我只是想,他是秦天擎的儿子,说不定会知道崩玉的使用方法呢?”

秦石看见那嫌弃的眼神,心口被刺痛下,想道:“在她眼中,我始终都是个癞蛤蟆,在她眼中,那嫌弃的神色,好好好,若是我大难不死,早晚有天,我会让你后悔得!”

呸!

“我说秦石,你真是不知好赖,当年若不是我替你求情,白大哥怎会放过你的狗命?”

于琳儿唾弃的冲秦石说句,旋即用命令的口吻道:“把崩玉的使用方法交出来,否则的话,我就让白大哥,把你抛到山上,你就等着被邪魔吞噬吧。”

“真是可笑,别说我不知道,就算我知道如何使用崩玉,也不会告诉你们这种卑鄙小人。”秦石艰难的爬起身,他身子不停的晃动,脸色漆黑的恐怖,眸子中充满了憎恨。

“你这是找死!”

白玉汤,显然没有于琳儿那般耐心,抬起脚踢在秦石的胸口,直接将其踢飞出去:“我问你最后一次,崩玉怎么使用,否则我杀了你!”

“哈哈,哈哈哈!”

秦石倒飞,口中却肆意大笑,笑声阴冷恐怖:“拿死来威胁我?我告诉你们,秦天擎的儿子,就没怕死过,哈哈,哈哈哈!”

碰!碰碰!

白玉汤愤怒,上前再度几拳,将秦石击飞出去。

秦石连续受到攻击,神智已经有些迷离,连续打了几个滚,险些就触碰到那些邪魔的煞气。

“我秦石,就算死,也不会屈服,我是秦天擎的儿子,只是可惜,只是可惜,我不能亲手杀了你们,杀了你们这对狗男女。”强烈的怨念,不断的升腾,也正是这份怨念,支撑着他最后的神智。

他在怨念的支撑下,身躯不停的颤抖着,脑海中闪过于琳儿曾对他虚情的山盟海誓,一股悔意在心口涌动,嘴唇都被咬破,一股血腥味晕开在口腔当中。

可这时,一道声响,忽然响彻在他的脑海。

“嗤嗤,好强的怨念,小家伙,想要力量么?”

赣州十佳牛皮癣医院
用法用量明确精准的止咳药有哪种
咳嗽药无禁忌成分
友情链接